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艾伦Sharony

千年古树为衣架 万里长江作澡盆

 
 
 

日志

 
 
关于我

I came here from the pacific ocean west another side. just like being friends. 游子远行,在异国多年,来这里团聚与祖国同胞分享我的想法和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淡淡的灯光下  

2010-06-19 04:14:42|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淡淡的灯光下 - 雪艾伦sharon - 雪艾伦Sharony

 淡淡的灯光下

文/雪艾伦〔by Sharony〕

            晚上,女知青们屋里那盏淡暗的煤油灯, 火点暗淡无光, 用来照明淡黄色的火花伴着那六月天气、和着闷热的微风轻轻摇摆着,晃來晃去地映照在那对面的泥巴茅草混合的土墙上. 

          我站在地上半弯着腰双手捧着我的脸庞,面向陈春花。我的身体靠在用山上砍来的细树条和茅草临时铺搭起来的一排连通着的床铺,集中精神不贬眼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汕頭市潮州知青,陈春花正在飞针走线地刺绣着花.

          我们当时的娱乐生活很贫乏,没有余外书看, 笔墨纸張更不可乱来和自由发挥, 也不敢乱写, 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有些想往上爬的人不怀好意打小报告,被戴上一顶反革命,反党搞破坏份子,( 像我父亲那样 )那就太冤枉不合算了。

          春花的手很巧,她喜欢钩织和绣花。在我沒有选择性的情况下,我老是跑到她那里凑热闹偷学她的…绣花...钩织花手艺...。(呵呵,直到现在我会做这些潮汕式的钩织花女红手艺,这全靠当年年上山下乡的功劳呀。)

         正在此时刻,我突然觉得我的双脚背面先右后左凉凉地有一条绳索拖过,我马上条件反射地跳起来,嘴上大叫“蛇呀…!蛇呀…!”

        我当时被吓得魂飛魄散,然后敏感地停止跳动,怕踩在蛇的身上反被蛇咬,马上又赶快爬上床,继续在床上不停地跳和不停地喊。〔那年我十六岁〕

         隔壁邻房住着的男知青们动作很块,闻声而到。他们手上拿着木棍和手电筒,和连声地发问:“在那里…在那里…蛇在那里?”我用手指、指床下地上回答:“在床下面的地上。”在手电筒強光照射搜查下,噢,我的上帝呀!那条粗大金、白两色相环条全身、三角头极毒的毒蛇,口吐长絲红舌和原形毕露,盘环在角落上。

        我真命大呀!如果当时我被咬伤,我命必丧黄泉!因为当时我们都是临时组识,从各个生产连队抽出的个别人员到六队支援开荒种花生,我们就地扎营,没有卫生员,没有急救设施药物就近在旁,没有机动车辆,离场部医院走路差不多耍两个小时,到最近的求救点六队也要差不多45分钟的路程。〔我想我没有记错〕根本没有机会和时间等抢救。

        经过此事发生后,当时带队的场领导采取唯一的有效措施保护我们知青的生命不再被毒蛇侵害,就是在第二天在临时宿舍周围撒下一层厚厚的硫磺粉。

 淡淡的灯光下 - 雪艾伦sharon - 雪艾伦Sharony

              走过的一锻知青时代的人生历程、刻骨銘心永难忘!不知是谁说过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愿信此言。愿信天底下所有的好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淡淡的灯光下 - 雪艾伦sharon - 雪艾伦Sharony

 Post at Pacific time 06/18/2010,12:58 pm,San Francisco,California。。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